眼眸中流露着不可置信的神色

- 编辑:admin -

眼眸中流露着不可置信的神色

中闪过一丝坚定之色。
  “针灸是有用的!而且,我会负责的!”
  咬着嘴唇,女孩张口说了一句,旋即也不管众人的制止,立刻开始用针。
  “唰!”
  女孩手指一动,捏起一根28号毫针,手掌一动,便是直接刺入美国妇女的上星穴刺了进去,然后快速的撵转针体。
  整整撵了一分钟后,女孩才松手。
  然后再取一根毫针,身子往后一移,直取足三里。
  一刺得气。
  然后开始撵转银针。
  同样是一分钟时间。
  站在人群中,望着女孩的手法,杜仲暗暗点头。
  “刺穴稳定,很快就能得气,撵转的速度也能始终保持在穴位需要受到的刺激,针灸技术还不错。”
  杜仲也没想到。
  刚来到美国的第一天,居然就遇上了一个华人,而且还是一个会针灸的华人女孩。
  想来这个女孩也一定是学中医的。
  就在杜仲暗暗道好的时候,场中的女孩却是有些着急了起来。
  从他施针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五分钟的时间。
  昏倒的美国妇女却还没有清醒。
  这让女孩感觉到了一股很大的压力。
  “都叫你不要针灸了。”
  “就是啊,现在人也没醒,谁也不知道会出什么情况,如果他的病情更加严重的话,你得负责任。”
  “跟杂志上说的一样,这个针灸一点用都没有。”
  周围人逐渐的骚动了起来。
  议论声,责怪声也成倍的增长。
  听着众人的怪罪声,女孩紧紧的咬着嘴唇。
  望了望依旧没有清醒的妇女,女孩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脸色唰的一下就变白了。
  “让开吧,不要再医了。”
  “对,你你能再医了。”
  看到女孩的面色,众人纷纷围绕了上来,其中几人更是直接上去就拉着女孩的手臂,准备把人拖走。
  “不要,在等一会儿,在等一会儿就好了,拜托了。”
  被人拉着手臂,女孩急忙出声哀求。
  “在等一会儿,人都死了。”
  拉着女孩手臂的男人,张口道:“这种治疗方法完全是错误的,根本就没有一点效果,还会害到病人。”
  说罢,便是再度用力,要把女孩从病人身边拉开。
  “砰!”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传来。
  众人大惊。
  人群中每一个都带着惊吓的神色,转头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
  只见,站在人群的最外围,杜仲狠狠一脚,直接把路边上的垃圾箱给踹遍了。
  “借过。”
  成功的吸引到众人的注意力,杜仲面色温和的张口说道。
  话声才刚刚落下,人群就骚动了起来,大家纷纷让路。
  杜仲一边点头感谢,一边朝病人走去。
  “啪!”
  然而,就在杜仲走到一半的时候,一个大汉突然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拦住了杜仲的去路。
  这是一个黑人,身体非常的魁梧。
  全身的肌肉,都在鼓动着。
  “你想干什么?”
  黑人盯着杜仲,张口问道。
  “我是医生,我要救人。”
  杜仲张口道。
  “你是那里的医生?”
  黑人不信任的问道。
  “华夏中医!”
  杜仲张口答道。
  闻言,场中惊慌的女孩立刻转过头来望向杜仲,眸中流露出希望之色。
  “NO,我不能让你过去。”
  黑人摇摇头,直接抬起右手,指着杜仲的脑袋说道:“我们美国人有自己的医生,不需要你们华夏人来救助,而且你们华夏的医术水平,我们都已经看到了,只会害人,不能救人,识趣的就赶快滚蛋。”
  “我要是不走呢?”
  杜仲一脸不爽的撇了撇嘴。
  “哼。”
  黑人朝人群中看了一看,然后偏了偏头。
  顿时,又有几名大汉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把杜仲包围起来。
  “滚蛋!”
  黑人大汉盯着杜仲,指着人群外的街道喊道。
  “没办法。”
  杜仲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你们拦不住我。”
  望着几名身材魁梧的黑人,杜仲脸上毫无惧色。
  “嘿嘿……”
  几名黑人仿佛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一般,对望一眼,大笑起来。
  不只是这些黑人,周围的围观群众,全都笑了起来,一边笑着还一边朝杜仲指指点点,仿佛是在嘲笑着杜仲的不自量力。
 
 
第二百一十五章 杜仲飞针!
  在众人的大笑声中,杜仲脸上始终带着淡然的轻笑。
  脚步一动,便是错开拦路的黑人,朝病人走去。
  “站住!”
  黑人大怒。
  说话的同时,那粗壮的手臂,猛的就朝着杜仲的后领抓了过去。
  就在众人以为杜仲会像是毫无反抗能力的小鸡一般,被黑人抓回来的时候,接下来的一幕,却是让再场的所有人瞬间张大了嘴巴。
  就在黑人的手臂伸向杜仲的时候,杜仲突然就弯下了身子。
  与此同时,脚步扭转。
  原本背最着黑人的身体,突然就转了过来。
  迎向黑人的同时,杜仲把手一伸,直接捏住了黑人的手腕寸口,然后一个翻转间,往下一拉。
  弓着的身子猛的一撑,以肩膀为支点,直接把身材魁梧无比的黑人大汉,抛摔了出去。
  过肩摔!
  所有人看得目瞪口呆。
  谁能想象到,一个身材单薄,看上去没有一丁点战斗力的男人,竟然能把一个身材比他大了两倍的男人,这么轻易的摔飞出去。
  而且,还直接摔到了人群外。
  五米!
  整整五米的距离!
  “我的神啊……”
  人群中,传出震惊的话声。
  “操!”
  “贱人,我要踢爆你的屁股。”
  喧闹的震惊声中,另外几名黑人纷纷大骂着冲了上来。
  众人惊呼。
  四个黑人大汉,竟然同时出手?
  杜仲这下可有得受了。
  所有人都毫不怀疑,杜仲这次一定会被修理得特别惨。
  在他们看来,杜仲之所以能把第一名黑人大汉摔飞,就只是借了点巧力,加上运气还不错的原因而已。
  四个人,杜仲是绝对打不过的。
  然而,下一刻,所有人都傻了。学过来交撞开
  杜仲朝后山指了指,问道:“听明白了没有?”
  这个任务,必须完成。又低头看了晕到在地的妇女一眼,眸
  “怎么了?”
  杜仲疑惑的问道。
  “没事。”
  女孩甜甜的咧嘴一笑,张口道:“谢谢你出手救了刚才那个病人。”
  “应该的。”
  杜仲笑着答道。
  “我叫刘雨婷。”
  女孩朝杜仲伸出一支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来纽约多久了,也是学中医的吗?我怎么没见过你?”
  “我叫杜仲。”
  杜仲笑着摇了摇头,这个女孩的问题实在太多了。
  “我刚刚下的飞机,第一次来纽约,是学中医的。”
  跟对方握手的同时,杜仲连着一口气,把刘雨婷的问题全都回答了出来。
  “刚来的?”
  刘雨婷一愣,说道:“一开始,我还以为你不是华夏人呢,要不是你刚才给我讲解的时候说的是正宗的普通话,我都差点把你当成了韩国人。”
  “为什么?”
  杜仲愕然,问道:“我很想韩国人吗?”
  “像。”
  刘雨婷嘿嘿一笑,说道:“比韩国人帅!”
  杜仲顿时就无语了。
  “我就喜欢有男人味的,特别的皮肤黑黑的男生。”
  刘雨婷补充道。
  杜仲这才反应过来。
  “对了,你刚刚下飞机,还没吃饭吧?”
  刘雨婷出声问道。
  “还没。”
  杜仲点点头。
  “那我请你吃饭,就当是欢迎老乡了。”
  说到这里,刘雨婷张口道:“顺便,我想邀请你去参加我们的会议。”
  “什么会议?”
  杜仲眉头一挑,面露疑惑之色。
  “我们一边走一边说吧。”
  刘雨婷说了一句,然后一边迈步,一边说道:“之前美国医学会杂志发表了一篇关于针灸无效的学术论文,文章称无论是针灸还是激光针灸,对治疗中度到重度的病症都是无效的,都和安慰剂的效果一样。”
  “因此,以美国中医药针灸学会会长李明为代表的华人中医群体,发起了针灸进入美国四十年以来,最大的一场保卫战。”
  “明天会有一场有关于这间事的辩论,所以我们准备在今晚跟针灸协会的人碰个面,商量一下在明天的辩论会上,要怎么反驳对方的观点。”
  闻言,杜仲了然的点了点头。
  这既然牵扯到了中医,杜仲似乎没有不去的理由。
  反正他现在也没什么事。
  在刘雨婷的带领下,杜仲很快的就来到了一间中餐馆。
  “就是这里啦。”
  刘雨婷指着中餐馆得意的笑了笑,旋即又一愣,呢喃道:“对哦,你才刚刚来到纽约,对家乡菜应该还没有那么渴望。”
  杜仲哑然失笑。
  “走吧。”
  刘雨婷走进餐馆,带着杜仲穿过餐馆大厅,直接走到了后方的一个包间门口。
  “咔嚓!”
  打开房门,刘雨婷走了进去。
  此时,房间里面坐着许多人,有男有女,大家都围绕在饭桌周围,讨论着关于辩论赛上的观点。
  “雨婷,你怎么来这么晚?”
  饭桌上,一个张得极为清秀,皮肤白嫩的男人面带疑惑的望着刘雨婷问道。
  “哦,刚才在路上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刘雨婷随口应了一声,然后说道:“大家注意一下,我今天带了一个人过来,先介绍给大家认识。”
  闻言,众人转过头来。
  就在这时,杜仲很自觉的推门,走了进去。
  “他叫杜仲,是华夏人,也是学习中医的,而且他的针灸非常非常厉害。”
  众人点头示意。
  然后,却又不以为意的转过头,继续商量起来,好象完全没有把杜仲看在眼里一样。
  “来,坐!”
  倒是刘雨婷,一点也不觉尴尬的,直接走到餐桌前,硬生生给杜仲加了个位置,然后紧依着杜仲坐了下来。
  “随便吃,吃多少都行。”
  刚一坐下,刘雨婷就张口道。
  “好。”
  杜仲点点头,也不客气,直接就抓起筷子,吃了起来。
  别说,坐了一整天飞机,他早就饿了。
  因为在飞机上睡着的缘故,他并没有吃到任何东西,就连一口水都没喝过。
  这一坐下来,就立刻狼吞虎咽。
  其他人,依旧在继续商讨着。
  刘雨婷也很快的加入到商议中。
  然而,无论他们商议得多么的火热,杜仲却始终在自顾自的吃着东西,完全没有一丝参与进去的打算。
  杜仲的表现,慢慢的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特别是刘雨婷的男同学。
  每一个人看到杜仲坐在刘雨婷的身边,都觉得杜仲很是碍眼。
  “对了。”
  就在众人讨论得最激烈的时候,之前那名男生突然张口,说道:“雨婷,你带来的这个人,针灸真的很厉害吗?”
  “当然。”
  刘雨婷理所当然的点头答道。
  “好。”
  男人拍了拍手,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旋即才望向杜仲,问道:“杜仲,既然你的针灸实力那么强,那你对我们商议的这件事,有何高见?”
  一时间,所有人都望向杜仲。
  等待着他的答案。
 
 
第二百一十六章 和线人接头
  “没什么高见。”
  吃饱喝足,杜仲拿起一张纸巾擦了擦嘴,说道。
  “没有意见?”
  男生眉头一挑,张口道:“身为华夏人,难道你听到这样的事情,就不觉得气愤吗?”
  “呵呵。”
  杜仲轻笑着摇了摇头,反问道:“难道,别人说华夏人的血不是红色的,你还要自己割一刀给他们看不成?”
  这话一出,全场一片死寂。
  所有人盯着杜仲,眸中都露出了敌意。
  “你还算是个华夏人吗?”
  “我们就算身在美国,但是我们永远都记得我们是华夏人,在外地他乡,我们唯一能为祖国做的,就是这些事情,你竟然说出这种话来?”
  “你根本不爱国!”
  众人气愤纷纷的开始对杜仲批评起来。
  杜仲则是一脸诧异的望着众人,张口问道:“这和爱国有什么关系?”
  “针灸本身是强大的,是我们这些后备学艺不精,丢了祖辈们的脸,这种技艺传承上出现的问题,为什么要跟爱不爱国联系在一起?”
  “没错。”
  刘雨婷急忙出声,打圆场道:“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证明我们的强大,针灸的强大。”
  “话是没错。”
  男生点点头,看了刘雨婷一眼,又转目盯着杜仲,张口道:“不过,听你那口气,想必你很厉害了?”
  杜仲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就那么平淡的跟对方对视着。
  那神色,不可置否!
  “李学!”
  刘雨婷咬着牙喊了一声,试图组织矛盾的激发。
  名叫李学的男生看都没看刘雨婷一眼,直接瞪着杜仲,张口道:“我倒要看看你能有多厉害,让雨婷都这么信任你,现在我挑战你,你敢不敢应战?”
  刘雨婷心中一紧。
  “出门在外,何必内斗?”
  杜仲轻轻摇头叹了口气。
  “你害怕了?”
  李学冷笑道。
  望了望李学,杜仲无奈的再度叹了口气,然后直接伸手拿起一块烙饼。
  “半公分。”
  环视众人一圈,杜仲张口道。
  闻言,众人疑惑,都是不明所以的看着杜仲。
  半公分是什么意思?
  李学在向他挑战,他说个半公分干什么?
  “银针借我一下。”
  就在众人茫然疑惑之际,杜仲低声在刘雨婷耳边说道。
  刘雨婷顿时反应过来,立刻从书包里把针盒拿了出来。
  “噌!”
  杜仲站起身子,把烙饼放到桌子正中心处,然后手一动,无比快速的打开针盒,取出一枚28号毫针,随手一甩。
  “唰。”
  毫针无影。
  几乎就在杜仲脱手的时候,针尖已经刺入到了桌子中心的烙饼上。
  “我来检查。”
  杜仲飞针一结束,刘雨婷立刻战败起身子,把烙饼瓣开一看。
  办公分,不多不少!
  这一刻,所有人都震惊了。
  “这是……飞针?”
  “啪啪啪……”
  一连四个坠地声传来,四名黑人大汉,一一的被杜仲抛出人群。
  半空中,四个人头脚相连,形成了一条人肉抛物线。
  落地之后,更是层层叠在一起。
  前三人身上都没有什么挨打的痕迹,只有第四名大汉的屁股上,有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脚印。
  显然,杜仲是在用行动告诉他,我才是踢爆你屁股的那个人!
  收拾完几人,杜仲拍拍手,一脸淡然的走向病人。
  这一次,再没有任何人敢拦路。
  就在场中那名一直抓着女孩手臂,试图把女孩拖走的男人,也都慌张的松开了手,远远的躲到一边。
  女孩则是满面希望的望着杜仲,眼眸中还流露着些须的感激。
  望着女孩,杜仲心口微微一震。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女孩。
  一张如画一般的瓜子脸上,一对眼睛不大不小,留着长长的睫毛,鼻子高挺,涂抹着淡淡的粉红色唇膏的小嘴,看上去无比的诱人。
  虽然五官长得并不算出众,但是聚集在一张脸上,却无比的美艳。
  要是放在华夏,这女孩绝对是女神级别的人物。
  走到女孩身边,看了看病人。
  杜仲这才微微一笑,张口道:“你针灸的手法很不错,不过只取两穴并不完全对症。”
  女孩一愣。
  就在女孩愣神的时候,杜仲却是直接拿起银针,手指一动。
  直接就把银针弹射了出去。
  飞针!
  “主穴:素髎、内关、涌泉。”
  “配穴:水勾、足三里、十宣、百会、合谷。”
  飞针准确无比的扎进主穴。
  “一般只取主穴便可,应用中等强度的平补平泻手法……”
  一边说着,杜仲一边针灸。
  “飞针?”
  望着杜仲的动作和手法,女孩先是很震惊,随后又激动得浑身颤抖。
  在针灸一脉中,飞针手法就是传说。
  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飞针手法,他又怎能不激动?
  怀揣着无比激动的情绪,女孩望向杜仲,。
  在她看来,飞针就连大师级的针灸专家都做不到,杜仲怎么可能学会?
  而且,还这么年轻?
  女孩震惊而激动的同时,围观的人群也见到了杜仲这一手,当即就满面惊讶的围绕上来观看。
  与此同时,也有一些好事者开始打电话报警。
  可电话才刚刚打出去。
  杜仲就收手了。
  一分钟时间。
  “呃……”
  就在杜仲收手一分钟后,一直昏迷不醒的美国妇女突然抬手拦住了眼睛,口中还发出一个舒适的呻吟声。
  随着话声传开,妇女双眼一睁,醒了过来。
  “啪啪啪……”
  就在妇女醒来的第一时间,围观的一众外国人,纷纷鼓掌。
  每一个人看向杜仲的眼眸里,都流露着敬畏之色。
  见人醒了过来。
  杜仲微微一笑,站起身子朝着周围众人抱了抱拳,然后迈步离开。
  见杜仲要走,也没人敢拦,纷纷给杜仲让路。
  “唉!”
  望着杜仲离开,女孩心头一动,把醒过来的妇女扶了起来,确定了对方已经没事之后,才立刻小跑着朝杜仲追了上去。
  “等一下。”
  走出没多远,杜仲就听到了身后传来喊声。
  “恩?”
  杜仲回头望去,来人赫然就是那个华人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