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见距离自己不到三米处的一道房门突然被推了

音都的药大
  “传说中的飞针?”
  震惊中,众人纷纷发问。
  “没错。”
  刘雨婷带杜仲回答了一句。
  李学沉默了。
  他半意是想打击一下杜仲,让杜仲知道他自己的身份,是不配跟他们坐在一起的。
  可他没想到,杜仲的实力如此之强。
  竟然连传说中的飞针都会。
  而且,这种下针的凛冽感,以及对力度的把控。
  无论任何方面,杜仲的实力都稳稳的在他之上,这让他火热的心,顿时就凉了半截,也不敢再继续提起挑战的事。
  “杜仲,你的实力真的很强,现在我代表在场的所有人,诚挚的邀请你,一起参加明天的辩论会。我相信,你的加入一定是我们最强有力的武器。”
  一名同学,满是期待的望着杜仲说道。
  然而,听到邀请声后,杜仲却是断然摇头。
  “为什么?”
  同学很失望的追问,说道:“你的针灸实力这么强,你为什么不去证明给他们看,为什么不为我们华夏争取一些荣誉,和在他乡生存下去的机会?”
  “哼。”
  这时,李学再度张口,说道:“有能力没责任,算什么华夏人?”
  面对众人的质问。
  杜仲依旧摇了摇头。
  从刘雨婷之前所描述的信息来判断,这是一场受到了极大关注的辩论。
  杜仲可不想,因为参加了这场辩论赛,而把自己已经来到美国的信息暴露出去。
  而且,杜仲是打心底里觉得,这样的辩论实在没意思。
  中医,靠的从来都不是嘴。
  如果说几句话就能证明的话,还要医术干什么?
  大家都拿嘴去治病就好了。
  很快的,一顿饭就在众人不满的情绪下很快的结束了。
  大家散去。
  只留下了刘雨婷和杜仲俩人。
  走出饭馆,刘雨婷望着杜仲,张口道:“走吧,我先给你去找地方住下。”
  杜仲一愣。
  “放心吧,我找的地方就在我们学校附近,那里绝对安全。”
  刘雨婷笑道。
  杜仲稍微迟疑了一会儿,旋即点头应了下来。
  反正他现在也没什么事,回订好的酒店,也一样是睡一晚上的事。
  “你就不想问我,我为什么不愿意参加你们的辩论?”
  走在路上,杜仲张口问道。
  “我这个人虽然问题很多,但是有些不该问的,我是不会问出口的,你不想参加,自然有你的理由,就算我问了,你也不会因为我的关系,改变你自己的选择,不是吗?”
  刘雨婷笑道。
  杜仲咧嘴一笑。
  事实,确实跟刘雨婷说的一样。
  刚见面的时候,杜仲就觉得她的问题很多,就好象脑子里装着十万个为什么一样,但是到了一些敏感的地带,她也的确不会轻易的去触碰。
  毫无疑问,这样的女孩是最懂人心的。
  很快的,刘雨婷就带着杜仲来到了他们学校附近的一家旅馆,帮助杜仲开好房间住下。
  “我送你吧。”
  正当刘雨婷准备离开的时候,杜仲主动说道:“你一个女孩子走夜路很危险,而且我刚到纽约不久,正好也多走走,熟悉一下环境。”
  “好啊。”
  刘雨婷满口答应。
  俩人一路走一路聊。
  刘雨婷不断的为杜仲介绍着纽约的一切,杜仲也一直在认真的聆听。
  把刘雨婷送回学校以后,杜仲独自返回旅店。
  “嘀嘀嘀……”
  走在半路,读中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恩?”的消息,收到消息后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第二百一十七章 代课?
  “咚咚咚……”
  一大清早,旅店里就响起了一阵匆忙的敲门声。
  “谁?”
  坐在床上修炼的杜仲猛的睁开眼,张口询问。
  “是我。”
  门外,传来刘雨婷的应答声。
  杜仲微微一凝,起床开门的同时,出声问道:“你今天不是要去参加辩论会吗?”
  “我就是因为这事来找你的。”
  刘雨婷脸色微红,有些不好意思的望着读中说道:“我们针灸公开课的老师,去参加学校里的针灸真伪辩论赛去了,因为这个辩论赛很重要,我们老师不能不去,但是同学们全都到了,而且我们老师不能缺课……”
  “所以呢?”
  杜仲咧嘴一笑,似乎已经看透了刘雨婷的想法似的。
  “你知道的,这个辩论赛对我们真的很重要,我们老师又是辩论会的中坚力量。”
  说到这里,刘雨婷才鼓起勇气,说道:“所以,我想请你帮我们老师代课。”
  “代课……”
  杜仲摇头轻笑一声,张口道:“我完全没有做老师的经验。”
  “但是你的针灸很厉害啊,这一点就足够了。”
  刘雨婷坚持道。
  “那好吧。”
  杜仲点点头,张口道:“就当是还你的人情了。”
  闻言,刘雨婷脸色一喜,立刻就举着小拳头,说了声腋死!
  “走,我请你吃早餐。”
  欣喜间,刘雨婷无比阔气地说道。
  随后,俩人离开旅店。
  “对了,你上的是什么学校?”
  走在路上,杜仲张口问道。
  “州立医科大学。”
  刘雨婷应声道。
  杜仲了然的点了点头。
  一顿美式早餐,在刘雨婷不断的催促下,很快的就吃完了。
  吃完饭后,杜仲跟着刘雨婷,直接来到了州立医科大学的一个非常大的教室,看上去就像是普通学校的会议室一般,很是庄严。
  “就是这里。”
  站在教室外,刘雨婷指着教室门头上,那一个“针灸课堂”的名牌,张口道。
  杜仲点点头,朝教室里看去。
  放眼一望,教室里竟然坐着100多个人,这些学生都来自于不同的国家,有着不同的肤色。
  其中,最多的赫然就是亚洲人。
  “叮零零……”
  就在杜仲观察的时候,上课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走。”
  刘雨婷直接拉着杜仲的手走进教室,在一百多名学生好奇的打量下,刘雨婷张口介绍道:“各位同学,老师今天有点急事没办法来上课,所以给我们找了一位代课老师,大家欢迎。”
  话声刚落,教室里顿时就传来一阵鼓掌声。
  杜仲也顺着气氛走上讲台,望着那半圆形,层层叠叠上去的课桌和学生,面带微笑的点点头,用一口非常流利的英语,自我介绍道:“大家好,我叫杜仲,你们可以叫我杜老师,当然也可以叫我杜先生。”
  闻言,众人纷纷喊了起来。
  有的人喊老师,有的人喊先生,教室里一片嘈杂。
  “停!”
  见状,刘雨婷抬起双手,摆出一个暂停的手势,张口道:“杜老师是来自华夏的针灸大师,昨天还救好了一名休克在街上的行人,而且只用了一分钟时间。”
  “呜……”
  这话一出,所有学生,立刻发出嘘声。
  根本就没人相信,杜仲能在一分钟内,救好一个休克病人。
  “我相信,你们会见识到的。”
  刘雨婷张口说了一声,也忙不上解释,跟杜仲打了个招呼之后,立刻就跑出教室,忙着去围观辩论赛去了。
  刘雨婷一走,杜仲正式开始讲课。
  “因为我刚来,对大家的课程还不熟悉的缘故,所以我现在想请一位同学告诉我,你们现在的学习进度。”
  望着学生,杜仲张口道:“谁愿意说一下?”
  教室里,没有一个人举手。
  杜仲顿时尴尬无比。
  “好吧,既然大家都不愿意说,那我就临场发挥。”
  杜仲调整好状态,面带微笑地说道:“针灸,是华夏中医里面,一个非常厉害的流派,其中针灸又分为两种,第一是针法、第二是灸法。”
  “我想,同学们既然选学了针灸课,对针灸一定很了解吧?”
  一边扫望着学生,杜仲一边张口道:“那位同学,愿意给我们科普一下针灸的定义,如果同学们都不会的话,我可以把你们当成新学生,从头教起。”
  这话一出,学生们顿时就不乐意了。
  杜仲这明显是在打击他们。
  要是真没人起来回答,那不就证明了,他们全是菜鸟了?
  “唰。”
  果然,就在杜仲的话声落下的时候,一个亚洲面孔的学生立刻就站了起来,张口说道:“针灸是一种华夏特头的治疗疾病的手段,它是一中‘内病外治’的医术,是通过经络、穴位的传导作用,以及应用一定的操作手法,来治疗疾病。”
  “很好。”
  杜仲点点头,张口道:“那么,什么叫内病外治呢?”
  “简单而言,就跟生孩子一样,从体外通过刺的方法,把生孩子所需要的必需品,传导到体内,从而让人怀孕。”
  这话一出,全场顿时就愣住了。
  所有人望着杜仲,都露出了一副不可思意的神色来。
  “咳咳!”
  杜仲轻咳一声,张口道:“这只是一个比喻,大家千万不要拿这个比喻去尝试,毕竟针灸的针跟生孩子的针,是不一样的。”
  这话一出,所有学生顿时就哄笑起来。
  而杜仲这种风趣的讲课方法,也很快的受到了所有人的关注。
  原本,对于杜仲这个代课老师,大家根本就不关注,甚至都不想听杜仲讲课,可是杜仲的风趣和幽默,却是讲这种情况完全的改观了过来。
  讲课继续。
  杜仲依旧发扬着他那风趣的讲课方法,大家也越听越认真,甚至有些入迷。
  当然,也并非全部的学生,都喜欢杜仲讲课。
  其中一个选错课的美国青年,望着众人听得这么入迷,顿时就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因为是美国本地人的缘故,他一开始就受到了权威杂志熏陶,对于杂志上所说的事,都无比坚信。
  也因为杂志上出现过否认针灸功效的文章,他更是打心底里不认同针灸。
  要不是选错课的话,他连教室的大门都不会踏进一步。
  在所有人都入迷,杜仲也讲得风声水起的时候,这名学生却是极为的不耐烦。
  “噌!”
  突然,就在杜仲讲到关键处的时候,这个学生突然就站了起来。
  “恩?”
  杜仲一顿,张口问道:“这位同学,你要是有什么疑惑的话,可以先举手再回答问题。你的这种行为在老师看来,实在太心急了,如果换做一个女生在你面前,对方连裤子都没脱,你就急着要给对方打针,能打进去吗?”
  “哈哈……”
  全场哄笑。
  那同学却是面色不爽的瞥了众人一眼,张口道:“既然老师是来自华夏的针灸大师,那么请问老师对权威杂志上所说的,针灸无效这件事,怎么看?”
  一句话,顿时让教室从欢闹的气氛中,突然平静了下来。
  所有同学都望着那名学生。
  “那么,你又怎么看呢?”
  杜仲顺实把问题推了回去。
  “哼。”
  学生不屑的冷哼一声,张口道:“我认为,针灸完全是假的,根本就没有针灸治病这种方法,针灸唯一能做到的,只能是祈祷和安慰的心理作用。”
  “哦?”
  杜仲轻咦一声。
  当所有人转头,看他要怎么面对这个刺头学生的时候,杜仲却是咧嘴一笑。
  从讲桌的抽屉里,拿出来一筒装满银针的麻布。
  在讲桌上一铺,然后从中取出一根银针,张口道:“既然你不相信,要不要老师给你安慰一下?”
  杜仲的动作和语气,异常的风趣。
  惹得众人又忍不住的大笑起来。
  “我又没有病。”
  听着耳边的哄笑声,学生顿时气愤地说道。
  “谁说你没病?”
  杜仲轻轻摇头,张口问道:“你最近是不是肚子不舒服,经常拉不出大便?”
  闻言,那学生突然就愣住了。
  “那又怎么样?”
  愣了一下,学生张口道。
  “虽然不是什么大病,但这也是病吧?”
  杜仲微微一勾嘴角,说道:“来,老师给你安慰一下。”
  “我……我怕你不成?”
  学生迟疑了一会儿,才鼓着勇气,把胸口一抬,张口道:“今天,我就是要证明,针灸是假的。”
  “太好了。”
  杜仲满意的点点头,张口道:“我就是喜欢你这种自己找死,又不怕死的。”
  大笑声起。
  整个教室里,笑声一浪接着一浪,都被杜仲的话声逗得受不了。
  “哼。”
  学生气愤的哼了一声,立刻迈步走到讲台上,一脸冷冽的盯着杜仲,张口道:“如果我证明了针灸无效,请你马上滚出学校。”
  “好。”
  杜仲点点头,然后张口道:“如果有效呢?”
  “你滚不滚?”
  闻言,学生顿时就怒了。
  杜仲急忙掏出电话,查看刚收到了短信。
  “十分钟后,神像。”
  短信里,就只有简单的几个字。
  显然,短信的意思,是告诉他,十分钟后在自由女神像下见面。
  杜仲眉头一挑。
  “会是接应的线人吗?”
  心中呢喃一声,杜仲立刻朝着自由女神像赶去。
  五分钟之后,在夜色的掩盖下,杜仲那飞速移动的身影,停在了自由女神像旁边的海岸线上。
  这里,是哈德逊河口。
  无比巨大的自由女神雕像耸立在一个足有四层的高台之上,第一层高台非常宽广,就像是一个广场。
  边缘正临着哈德逊河,风景很美。
  虽然是晚上,但自由女神像下面的人依旧非常的多。
  站在河边,杜仲转头四望,在人群中搜寻着线人的身影。
  五分钟后。
  “嘀嘀嘀。”
  杜仲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拿出手机一看,又是一条短信。
  让杜仲惊诧的是,发来两条短信的号码,竟然完全不同。
  “城区方向,第一条小巷。”
  短信里的文字,依旧简明扼要。
  看完短信,杜仲立刻转身,迈步朝着短信所指的方向走去。
  很快的,就来到了一条漆黑小巷口。
  “啪嗒啪嗒……”
  迈动脚步,杜仲直接走进巷子。
  因为很黑的缘故,巷子里一片死寂。
  即便夜视能力很好,杜仲也并没有看到巷子里有任何人的存在。
  “嘎吱!”
  就在杜仲走到一半的时候,一个嘎吱声响突然传来。
  紧随而至的,是一抹亮光。
  “恩?”
  杜仲转头一看,,一个人影站在房门口,朝杜仲招了招手。
  见状杜仲转头四望一下,然后直接闪身进入房中。
  “啪!”
  杜仲刚一进房,房门就被紧闭了起来。
  关好房门,那人才转过头来。
  此人,是一个黄种人,年纪大概在二十六七岁左右,身穿一套黑色的服装,看上去显得异常的严肃。
  “你好。”
  关好房门,青年一边朝杜仲伸手,一边张口道:“我是七号。”
  “你好。”
  杜仲点点头。
  “现在局势有些紧张,所以只能请你到这个地面来见面,见谅。”
  七号挑着眉头张口道。
  “现在什么情况?”
  杜仲询问。
  “我听说白永丰得手的消息,已经传到了美国,所以现在这个时期非常的敏感,美国对亚洲人查的都非常的严,特别是华夏人。”
  七号挑着眉头,补充道:“我想,他们应该是在准备迎接白永丰的到来。”
  杜仲了然的点点头。
  这种事,会发展到这个敏感的阶段也是正常的。
  毕竟,白永丰在华夏国家科技中心隐藏了半年,才成功盗取到最新的机密,美国是一定不会放过这次打击华夏的机会的。
  所以,对美国来说,白永丰绝不能出岔子。
  “白永丰的消息呢?”
  杜仲继续追问。
  “白永丰还没到美国,他具体回到美国的时间,暂时还未知。”
  七号想了想,张口问道:“你现在住在哪儿,我到预定的酒店去,没有找到你。”
  “在一个学习针灸的学校旁边。”
  杜仲张口道。
  “好。”
  七号点点头,张口道:“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