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灰溜溜的跑进教室

- 编辑:admin -

也灰溜溜的跑进教室

,不跑去上厕所就行。”
  “记住,为了让我滚出学校,你一定要用你强大的心理力量来战胜你的身体。”
  杜仲提醒道。
  “哼,你们很快就会知道,针灸是假的。”
  学生环视着那些不断哄笑的学生,咬着牙恨恨地说道。
  “好,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说话的同时,杜仲轻轻一甩手,手中的银针飞射而出……
 
 
第二百一十八章 这就是气的作用!
  “咻!”
  破风声响传开,站在讲台上的同学浑身一颤。
  只见,杜仲甩出的那一根针,竟是穿透了一切的阻拦,直接刺入了他的府舍穴。
  “唰唰唰……”
  就在学生惊慌之时,杜仲再度出手。
  一连甩出三根飞针。
  支沟、照海、承扶!
  其实,这个学生站起来的时候,杜仲就利用望诊看出了他的病因。
  他的情况,属于胃肠实热症,宜施泻法。
  四个穴位,全部刺针。
  “下面,大家一起记时,一分钟啊。”
  刺完穴位,杜仲就那么淡然的站在原地,面带微笑地说道。
  这话一出,教室里的学生,顿时都面露期待,其中还有人拿出电子手表来,按照杜仲的说法开始记时。
  而站在台上的学生,发现银针刺入之后,并没有什么疼痛感,所以更是对杜仲的话嗤之以鼻,很是不屑。
  “恩?”
  就在轻蔑的瞥了杜仲一眼之后,讲台上的学生,突然眉头一紧。
  他感觉到,肚子里面有反应了。
  就好象有着许多气泡,在不断的炸响似的。
  “心理作用,一定是心理作用。”
  学生心中一动,立刻开始暗暗的安抚自己。
  然而,话才说话,一直在响动的肚子,突然就疼了起来。
  学生,强忍着。
  十秒后。
  “咕噜噜……”
  站在讲台上,学生的肚子开始咕噜咕噜的叫了起来。
  又过了五秒。
  学生脸色一变,紧咬着牙关,双手快速的捂在
 
  杜仲轻轻撵动着手中的银针,张口道:“你只要坚持住一分钟的时间一条无比平整的西裤,身体消瘦,金黄色的短发下,是一张白净的脸蛋,就像是被刀削过一般,下巴非常的尖。
  “请问,你是?”
  望着此人,杜仲张口问道。
  “我叫麦克,汗保罗。”
  中年男人张口。
  “哇呜……”
  这话一出,教室里的学生顿时就沸腾了,特别是那名依旧不服杜仲的美国学生,眼眸里爆发出一阵精芒,整个人显得无比的激动,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不好意思,我并不认识你,不过看同学们的欢呼,你应该是很有名的人吧?”
  杜仲张口问道。
  “我就是那个在权威杂志上发表了针灸无效那篇文章的作者。”
  麦克张口道。
  杜仲一怔。
  朝麦克身后一看,赫然发现,跟随在其身后的,竟然是一大批研究人员,和几名记者。
  “麦克先生,你们走错了吧?”
  见状,杜仲语气一沉,张口说道。
  “这里的确不是我们的目的地。”
  麦克点点头,脸色肃然地说道:“不过,看到你在这里讲针灸的课程,我觉得自己有必要进来对你进行批判,你所教授的是一种完全无用的方法,无论是对自身还是对病人来说,都是很不好的。”
  杜仲神色一冷。
  没想到,自己没去参加辩论会,这个主角却是找上门来了。
  “先生,我知道你不希望见到我批判针灸,但是我说的是事实,是我自己研究出来的结果,我对自己的结果,有百分之一百的自信。”
  麦克继续开口,说道:“并且,我接下来就会开始研究,并且揭发中医里所谓的穴位,根本没有用处,只要我研究出结果,我要批判的就不仅仅是针灸,而是整个中医。”
  杜仲面色冷淡道:“我现在正在讲课,请你离开。”
  “看吧,老师怕了。”
  就在这时,之前被杜仲搞得拉肚子的美国学生,顿时就望着周围的同学,指着杜仲嘲笑起来,说道:“我就说针灸根本没有作用,你们还不相信,现在你们都看到了,他只敢欺负我们这些什么都不懂的学生,教授一出现,他就害怕了,害怕他的把戏被戳穿。”
  全场沉默了。
  “果然,华夏人只有嘴巴最厉害,今天的辩论赛,也是如此。”
  麦克附和着摇了摇头,轻叹道。
  闻言,杜仲眉头一紧,眼眸中寒光闪烁。
  “好!”
  冷笑一声,杜仲张口道:“既然你找上门来,今天我就把你当做在全世界推广中医的第一站。”
  说罢,杜仲直接从讲桌下拉出一个椅子来。
  坐上椅子的同时,杜仲张口问道:“你觉得,中医哪里是假的?”
  杜仲这一系列动作。
  顿时就引得所有人都兴奋了起来。
  在场的学生们都亲眼见识到了杜仲的实力,看杜仲要和麦克教授展开较量,自然都兴奋不已。
  而那些拥挤在教室门口的记者,也因为学生的兴奋,而跟着兴奋了起来。
  毕竟,能在州立大学教针灸,就证明了杜仲有一定的中医实力。
  而且,学生们这么疯狂。
  显然,这必然会是一场精彩的对决。
  在所有人的关注下,麦克教授神色肃穆,不带丝毫情绪的张口道:“在我看来,中医全是假的,中医基础里所说的气,简直就是胡扯,世界上那里有什么气存在,如果真的有,我们怎么看不到,感觉不到,却只有你们华夏人知道?”
  “看好了。”
  杜仲也懒得解释,冷笑一声,直接举起手掌来。
  所有人一愣,都不知道杜仲要干什么。
  然而,就在这时,杜仲却是心意一动,以剑灵为丹田,催动剑丹中的能量,快速的涌入手掌,然后顺势一甩。
  一记掌刀甩出。
  在剑丹的控制下,从掌刀中爆发出的能量,瞬间就凝成了锐利无比的剑气。
  “咔嚓!”
  就在杜仲挥下掌刀的同时。
  那一块摆放在黑板下方,堆满了粉笔末的台子上的黑板擦,顿时就被斩断成了两半。
  “这,就是气的作用!”
  做完这一切,杜仲面带冷笑的张口道。
  可在场的所有人,全都呆滞了。
  所有人都圆瞪着双目,无比的震惊。
  就连那些记者,也全都露出了不可思意的神色。
  “我的神啊,这是怎么回事?”
  “虽然他距离黑板擦只有一米的距离,但这也太可怕了……”
  各种震惊的话声,不断的传来。
  “听说,麦克先生是科学家。”
  杜仲望着麦克,张口道:“现在,我已经证明了气的存在,那么请麦克科学家来证明一下,我刚才做的是假的,请你告诉我,利用你的想法和推测来告诉我,我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第二百一十九章 天呐,太神奇了!
  听着杜仲那咄咄逼人的话。
  麦克的脸色有些难看。
  沉思着迟疑了一会儿,才张口道:“你这是魔术!”
  “魔术?”
  杜仲微微一笑,坐在椅子上的身子,突然一动,直接大步而来。
  见杜仲朝着自己走来,麦克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一丝惊慌。
  这华夏人不会打我吧?
  众人也都纷纷疑惑起来,不至于这么暴脾气吧?
  就在众人疑惑之时,杜仲突然伸出左手,一把抓住了麦克教授的左手,然后往上一抬。
  在众人的注视下。
  杜仲再度运起剑丹中的能量。
  同时,右手一抬,在距离麦克教授的手背有着十厘米的上方,虚空一拉!
  随着杜仲的右手的动作,麦克教授的手背上,赫然出现了一道口子!
  丝丝鲜红,如同清晨的露珠一般,争相的从血口中冒出头来。
  “嘶!”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这这这……”
  记者群,无比震惊的指着麦克教授的手背,眼前的神迹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
  这是科幻世界吗?
  “刚才发生了什么?隔着十厘米的距离比划了一下,手背上划出了一道伤口?”
  “我的神啊!一定是神迹!”
  “神奇的东方人,神奇的华夏!”
  “不会是外星人吧,他怎么做到的?”
  教室里,更是一片哗然。
  “这,也是魔术?”
  杜仲玩味的望着麦克教授问道。
  “不,不是魔术!”
  麦克教授立刻回答了一声。
  谁说是魔术他和谁干架!
  血斗流出来了,疼的可是他!
  “不过,虽然不是魔术,但是我们都知道,魔术师的动作非常的快,这肯定是你利用手速快的优势,用利器划破的!”
  麦克依旧相信自己的判断。
  杜仲都快气笑了,有种大学生和儿童辩论的感觉,结果一定是儿童赢!
  “那好,你可以继续质疑,还有什么问题?”
  杜仲直接摆开架势,等他来!
  既然他的身份已经被麦克教授定位成了魔术师。
  所以,无论他使出多少中方法来证明气的存在,麦克教授都会以魔术的各方面技巧来搪塞,来否定他。
  在这种情况下,傻子才继续去证明!
  他要让麦克教授,说出其他的观点。
  然后从另外的角度,来狠狠的把麦克教授,自以为是的研究结论,狠狠的砸碎!
  “除了气。”
  麦克教授有些底气不足的开了个头,然后神色一变,再次肃穆起来,用一种很严谨的口气道:“中医里面的望闻问切四字诀,也是假的,脉搏虽然是人体健康的象征,但是诊脉怎么可能诊断出准确的病情?”
  “是吗?”
  杜仲淡然一笑,直接换股四周,问道:“在场的,有谁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病情的,麻烦出来一下。”
  “我来!”
  杜仲的话声刚落,一直跟随在麦克身后的科研队伍中,突然有一人走了出来,张口道:“我刚刚看完病,有病历本!”
  说罢,还拍了拍裤兜。
  那里,装着一个病历本。
  “请过来一下!”
  杜仲点点头,把人请到讲台上,然后才转头望着麦克教授,再看看周围所有等着他败,等着中医是骗人的结果的人,沉声道:“都看好了,今天就让你们看一下,什么叫望、闻、问、切!”
  说罢,直接转头朝病人看去。
  只见,此人有四十来岁的模样。
  “时常吞咽唾沫,但吞咽的时候却面露苦相,是为口苦。”
  “面色发白,伴随虚汗,必有苦痛在身。”
  说着,杜仲上前,示意病人张嘴。
  然后仔细的一看对方的舌苔。
  “舌红,苔黄腻,此为体内有湿热。”
  到此,望诊结束。
  继续闻诊。
  “啊……”
  杜仲张口喊道。
  病人也随之张开嘴巴,叫出声来。
  “声音高亢,属热症。”
  杜仲点点头,随即问道:“你最近有什么感觉,为什么要去就医?”
  “我前天晚上,喝酒过量后,就开始感觉到胸口两侧,有些疼痛难忍。”
  “然后呢?”
  “我喝了一些藿香水,结果没有作用。”
  “很好。”
  杜仲点点头,继续问:“那么,请问你到医院就医的时候,所承受的病痛是什么样的,有什么状况。”
  “到医院的时候,我只感觉胸口两边像是被烧着了一样的痛,而且疼痛持续不解,剧痛难忍。”
  病人开口道。
  “发病期间,还有什么病情?”
  杜仲再问。
  “有些讨厌食物,肚子很涨。”
  杜仲点点头,了然道:“厌食腹胀,口苦,泛呕,便溏不爽,寒热往来。”
  “小便很小,而且成赤红色,对吗?”肚子上,试图拖到一分钟过去。
  第17秒。
  “噗……”
  仅仅过去了两秒中的时间,双手捂着肚子的学生,脸色涨红,忍不住的放了一个又大又响的臭屁。
  “呜……”
  包括杜仲在内,教室里的所有人,都流露出了鄙夷的神色,又的人捂住嘴巴憋着气,有的人则是拿书当扇子,不断的扇动着。
  “我受不了了!”
  臭屁刚落下,站在讲台上的学生,立刻就大喊一声,撒腿就朝厕所跑去。
  “唰。”
  就在学生跑出教室的同时,杜仲双手一动,快速的将刺在其身上的银针,全部收了回来。
  整个教室里,一片死寂。
  所有人望着像兔子一样飞奔出教室的学生,然后又望了望杜仲。
  “哇……”
  顷刻间,轰然喧哗起来。
  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流露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杜老师,你是怎么做到的?”
  “这也太厉害了。”
  “还不到二十秒,他就憋不住了。”
  “要是再忍几秒,他可就拉在裤裆里了。”
  “我的天啊,这太神奇了,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学生们,纷纷出声询问。
  望着众人震惊的模样,杜仲微微一笑,点燃了讲台上的究竟灯,把银针在酒精灯上烤了烤,然后一边把银针收起来,一边张口道:“这个问题,我先不解答。”
  闻言,众人顿时就泄了一半的气。
  “请问。”
  就在这时,杜仲又微微一笑,张口道:“有那位同学,愿意给跑去厕所的那位同学送纸吗?”
  “噗……”
  “哈哈……”
  一时间,整个教室里哄堂大笑。
  最终,有一个学生把纸送到了厕所,很快的折返了回来。
  没一会儿,那名公然挑战杜仲的美国学生,,埋着头回到了座位上。
  亲眼见证到杜仲的表现,以及针灸的神奇,大家对针灸的兴致,顿时就高涨起来。
  杜仲也没有放过这个好机会。
  趁着大家注意力比较集中的时段,讲了一些学位的按摩,以及针灸的作用。
  同时,还引导着学生寻找穴位,以及临场实践。
  就在杜仲实践讲课的时候,教室门外的走道里,突然走过一群人。
  听到杜仲讲课的内容,人群中的领头者,突然就停了下来。
  “唰。”
  就在门外有人观看的时候,那名一直埋着头的美国学生,突然又举起了手。
  “这位同学,你有什么疑惑的地方吗?”
  杜仲微笑着示意他开口。
  “噌!”
  那名学生毫不犹豫的站了起来,张口道:“我不服,你们华夏说的穴位,无非就是人体的神经元而已,刺激神经元能起到的,也只有安抚作用。”
  闻言,杜仲淡然一笑。
  扫望着众多的学生,张口道:“看来,这位同学还没有从刚才的试验中,得到足够深刻的教训。”
  一想起他之前那副窘态,全班学生又再次大笑起来。
  “这位同学,你提出这个问题的意思,是不是还想试试?”
  杜仲继续发问。
  闻言,那学生脸色一变,一阵青一阵紫的,连连摇头。
  “他说的是正确的,华夏人所说的穴位,就是神经元。”
  就在这时,站在教室门口那一群人的领头者,突然张口说道。
  “恩?”
  杜仲一疑,转头看向对方。
  这是一个中年男人,他穿着白色衬衣,黑色小马甲,以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