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铮这孩子可是我们一手拉吧大的

- 编辑:admin -

顾铮这孩子可是我们一手拉吧大的

 “顾铮是一个好孩子啊,最典型的还是他的身世,他是在我们厂区福利院内长大的孤儿,在我们厂区内的热心帮助下茁壮的成长起来的好苗子。”
 
    “是的啊!顾铮这个孩子,自打上学开始就静得下心来,他的成绩在班级上一直都是名列前茅。”
 
    反正学校资料都没了,你们也无法查证,只要抓住一点就足够了,高考状元,是他们大家培养出来的。
 
    听到了对面厂领导的对答,教育局的人员也是十分的配合,他们两个人一左一右的,就将手中的红色标语给扯了开来。
 
    “不知道厂里有没有地方给挂一下啊,我们也没准备什么,就想发个标语来振奋一下人心,给那些明年即将参加高考的考生们以一点信心啊。”
 
    一个写着恭喜顾铮以298分的好成绩取得s省高考状元的横幅,就这样在众人的面前展了开来。
 
    红底黄字,分外分明。
 
    “有有有!作为对省内教育的支持,我们也会为厂区内第一个走出来的状元提供所有的上学支持的。”
 
    “真的没有困难?如果有一定要提出来,我们局里也可以群策群力的帮助顾铮一下的。”
 
    “不用,不用,顾铮这孩子可是我们一手拉吧大的。”
 
    这种抢手的都震动到了省一级别单位的人才,怎么能拱手让给你们教育系统的人呢?
 
    厂里派人去通知顾铮的人匆匆赶来,而局里的人也终于见到了顾铮的真容,孩子虽然有些黑,但是不失斯文腼腆,果然符合一个状元郎的形象啊。
 
    对方十分满意的将分数单递到了顾铮的手中,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这个热情的厂区。
 
    如果不出意外,哪怕是全国精英汇聚的北平大学,也一定会为这个s省的高考状元,敞开它热情的怀抱的。
 
    直到那两位省里来人完全消失在厂门口,那些在双方友好磋商的过程中一直保持着肃静的吃瓜群众们,才终于炸了窝。
 
    “唉呀妈呀!顾铮?不会是那个一年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流氓犯的顾铮吧?”
 
    “就是啊!除了他还有哪个?王主任这个老东隐藏的够严实的啊!上一次就因为下派人员的工作处理,往上升了一个级别。这一次他又带出了一个省状元,还是他给平冤昭雪的,那他岂不是又要升了?”
 
    “哎,你说,怎么一和顾铮这个孩子扯上关系,咋都能步步高升呢?”
 
    讨论到这里,人群中最八卦的大娘则从鼻孔中嗤笑了一声:“谁说沾上顾铮的事,就能一帆风顺的?你们难道不记得那个流氓犯的女主角了?”
 
    “就是那个郝翠华?”
 
    一提到这个,无论是八卦的考虑到胸脯子的问题了?”
 
    “嗨!那就是个借口罢了,还不是嫌弃郝翠华的名声臭了?就算是分到了厂里,那也是不被待见的主。当初负责招工的那个主任,最是铁面无私,听到了自己可能冤枉了好人传言,那心里还不恼了郝翠华?再加上那个零件厂,本就是男工人居多,据说那个小娘们刚分去两个月就累的脱了型了。你说郝翠华的男朋友能跟她谈婚论嫁?又是个孤儿,人品又差,光他父母那一关就过不去!”
 
    “再加上顾铮这小子也真狠得下来,愣是顶替别人下放了,你说厂区内其他有适龄孩子的家里,哪个又不感念他的好?”
 
    “两厢一对比,真是同人不同命,我就说啊,命里有时终须有,好人还是有好报啊!”
 
    “就是,就是..”
 
    嘁嘁喳喳的讨论声如同魔音灌耳一般的灌进了站在远处的郝翠华的耳朵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