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洋你别去唐悦好不容易拉真被连青洋这么一告

“好好收藏着,以后说不定值大价钱。”唐悦随口一说。
 
    辛佳人宝贝似的抱着专辑道:“小悦,这东西我才不卖呢。”
 
    “我也有签名了。”孙晴拿着她特意新买的本子,这可是趁着谢妮有空的时候拿的签名,虽然没钱买专辑,但有签名本子,她也觉得很高兴。
 
    彭于飞也凑热闹的拿到了一个签名。
 
    工作室里,因为谢妮的事情,气氛都变的高兴了起来。
 
    *
 
    一转眼,几天过去了,身为学生的唐悦,每周几节的计算机课,还有一周一节的设计课,她是必不可少的。
 
    “小悦姐,那电脑画图怎么样?”连青洋兴奋的说着,一副求表扬的样子。
 
    “不错。”唐悦夸赞道:“我最近还在适用阶段,不过,等我熟练之后,应该就会很好了。”
 
    “小悦姐,下回我给弄个打印机出来,打打文件什么的,也更方便。”连青洋已经在找了,暂时还没找到合适的,等有合适的,再给唐悦。
 
    “好。”唐悦笑着回答,她问道:“你那游戏做的怎么样了?”
 
    “小悦姐,你还真别说,现在已经有些雏形了。”连青洋一说到游戏,就兴奋的和唐悦说着,那手舞足蹈的模样,当真是一个十九岁的少年,。
 
    不远处,陶玉君将这一幕真真切切的看在眼里,她一脸嫉妒啊!
 
    凭什么连青洋之前对她冷冰冰的,连个陌生人都不如,可一到唐悦的面前,连青洋笑容那叫一个灿烂啊。
 
    她明明都和连阿姨说了,怎么连家没有半点反应呢?
 
    陶玉君狠狠一跺脚,离的远,根本连他们在说什么都不知道。
 
    “不行。”陶玉君大步走上前,连青洋一瞧见陶玉君阴沉的脸色,下意识的将唐悦护在了身后。
 
    “连青洋,我有话要和你说。”陶玉君目光落在连青洋的身上,连看都不看一眼。
 
    “说。”连青洋连多一个字都懒得说,板着的脸孔,和刚刚在唐悦面前,那叫一个天壤之别。
 
    “不行,只能单独和你说。”陶玉君抿紧着唇。
 
    连青洋转身就推着唐悦走。
 
    陶玉君一瞧,顿时就急了,这回不说的话,下回,还不知道见不见得到连青洋呢,她忙小跑是上前,挡在他们的面前。
 
    “陶玉君,你脑子有病吧?”连青洋不耐烦的看向她道:“有话就说,有屁快放,我和你不熟。”
 
    “我……”
 
    被心爱的男人这般嫌弃的说着,陶玉君瞬间就红了眼眶,她的视线嫉妒的看向唐悦。
 
    连青洋挡着唐悦,生怕这陶玉君发疯。
 
    陶玉君道:“唐悦,你根本没资格呆在连青洋的身边,你自己的身体,你自己不知道吗?”
 
    “啊?”被躺枪的唐悦一脸莫名其妙。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连青洋蹙起眉头,拉着唐悦道:“小悦姐,别听她胡说八道,我们身体好着呢。”
 
    身体?
 
    唐悦想起前几天那乌龙的事情来了。
 
    陶玉君跑了上前,大声道:“谁说我胡说八道的,我可有她的病历,她这辈子都不能怀孕生孩子。”
 
    “啪。”
 
    连青洋抬手就是一个耳光甩了过去,他沉着脸道:“陶玉君,我不打女人,你是第一个。”
 
    “我没说错。”陶玉君不敢置信,看到连青洋这模样,更是大声说道:“我亲眼听到医生说的,病历还在这里呢。”
 
    唐悦半眯着眼睛,这下她知道陶玉君说的是什么了,这是京华校园里,这会正是下课的时间,人很多,陶玉君的声音这么大,很多人都震惊的看向唐悦,那目光似乎在问,她不能生孩子?
 
 第531章 再好也是别人的
 
    “偷听,也该将事情的前后都弄清楚,不然的话,闹出笑话来,就会显得你像个跳梁小丑似的。”唐悦脸色丝毫未改,她俏脸微沉,神色之间,未见半分的慌张。
 
    “你这话什么意思?”陶玉君言之凿凿的说道:“我亲手从医生手里拿到的病历,还能是假的不成?”
 
    “唐悦,有病就要承认,不能讳疾忌医。”
 
    陶玉君这话,也是在提醒着别人,唐悦这是明明有病,却自己不承认呢。
 
    “你胡说些什么。”
 
    连青洋怒气冲冲,只觉得陶玉君这嘴巴真是,一句好话都没有,太可恶了。
 
    “青洋。”
 
    唐悦一把抓住连青洋的手,她走上前道:“原来,那天我在医院的时候,你也在,不过,你没有出来和我打招呼,却特意去看我的病历,你为什么要偷看我的病历呢?难道你是故意跟踪我的吗?”
 
    “呸。”陶玉君一听,瞬间就像是一只炸毛的小猫似的,她大声的反驳道:“你别管我怎么看到的,反正我就是看是你的病历了。”
 
    “那你肯定还没看后面的事。”唐悦浅笑着说道:“后来,我不相信第一医院的检查结果,去了太和医院,最后发现,这是第一医院的医生弄错了报告,刚好那天去看病的人中,也有一个同名同姓的人叫唐悦。”
 
    “当然,你也可以不相信,不过,同学们若是关心我的,可以去第一医院妇产科办公室,我相信,这才过几天的事情,他们医院一定记得更清楚。”唐悦神色一点慌张都没有,更没有被说中之后的心虚。
 
    她挺直着脊背站在那里,从容淡定,似腊月里迎霜而开的傲梅。
 
    刚刚还对陶玉君的话有怀疑的人,这会都不由自主的站在了唐悦的这边,相信唐悦的话。
 
    还有些不相信的人,特意去第一医院核实过了,结果,这件事情闹的轰轰烈烈的,原本是打算封口的,但是,人这么多,就算是想封口,也封不了。
 
    更别说胡医生深刻的反醒过自己的错误,每回看诊的时候,总要核对好几遍病人的年纪,姓名。
 
    这件事情一出,大家心底也对陶玉君感觉到反感。
 
    *
 
    “青洋,你别去。”唐悦好不容易拉住连青洋,这要真被连青洋这么一告,那胡医生的工作都得没了,而且,这事情,是她自己没看好,那报告单,她只看到名字,没注意姓名,不然的话,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乌龙事件。
 
    胡医生固然有错,但唐悦觉得自己取错报告单的事情,也是有错的。
 
    她报了名字,护士给了她报告单,她就走了,一看到报告单的结果,她的心就乱了,完全没注意到报告单上,年纪的不一样。
 
    “姐,他们太欺负人了。”连青洋怒意难平道:“这样的医生,不配做医生。”
 
    “青洋,这事,我也有错,他已经给我道过歉了。”唐悦认真劝说着。
 
    *
 
    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