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野种从刚生下来老太爷就向着他这老眼昏花

童樱空翻了一个白眼:“才不是在天风森林受的伤,是宁总管……唔……”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童天捂住嘴巴。
 
    宁奇皱眉道:“宁总管?对了,之前老太爷让你去府里拿一脉草的钱,你去了吧?遇见宁总管了?他为难你们了?”
 
    童樱空掰开童天的手指,大口的喘息:“哥,你要闷死我啊!”然后她便朝宁奇道:“宁总管打了我哥三十大板!”
 
    童樱空语言组织能力还不错,三两下就把事情说了一遍,然后她期待的看着宁奇:“那个,我那个钱,还能拿到吗?”
 
    “宁总管,你果然不愧是南宫玉儿忠实的走狗,只要跟我扯上一点关系,你都不遗余力的打压!”
 
    宁奇心中恨恨的想到。
 
    然后他朝看向童樱空和童天:“这钱你们绝对拿的到,宁总管跟大夫人是一伙的,他们看我不顺眼,恨不得杀了我,所以才会把怒火牵扯到你们身上,说起来还是我连累了你们,不过我接下来有点私事,过段时间一定亲自去冠军侯府为你们讨回公道。”
 
    在童天看来,宁奇这已经属于托辞,随即便发出一声充满嘲讽之意的冷笑。
 
    但童樱空却很相信宁奇,她开心的道:“谢谢宁公子。”
 
    到了饭点,小月儿、左灵儿都被宁奇喊到饭桌上一起吃饭,童樱空对二人倒是挺喜欢的,因为她们嘴巴甜,一口一个樱空姐姐,叫的童樱空心花怒放,不停给她们夹菜,童天却心下不以为然,让仆人一起上桌吃饭,真是好无规矩,平白丢了身份!
 
    “樱空姐姐,你有空要常来看我们呀!”
 
    “嗯,下次我来就教你们锻体!”
 
    童樱空拍着胸脯道。
 
    发育的还不错的地方,被她拍的掀起一阵小波浪,而她还不自知,童天立即咳嗽一声:“妹,走了!”
 
    二人离去之后,宁奇拍了拍小月儿和左灵儿的脑袋:“下午还有课吧?去睡个午觉然后上课。”
 
    “是,少爷!”
 
    二人俏舌一吐,大笑着转身跑去。
 
    远处见到这一幕的左氏,脸上露出一丝笑容,她为自己做的决定而欣慰,孤女寡母的,就算有一千两银子,恐怕也没有命花,加上赵二无意中透露过宁奇的身份,左氏的眼光比较长远,才做了在常人看来极为不理解的决定!
 
    宁奇走出大院,朝街道尽头的拐角处瞄了一眼,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然后朝冠军侯府走去。
 
    到了侯府,他径直来到卸甲园。
 
    “老太爷,我要出一趟远门,但我怕有宵小在我不在的时候,去我那边捣乱。”宁奇来到老太爷面前开门见山的道。
 
    老太爷微微一笑:“你大闹丐帮的时候,怎么就没怕过?”
 
    宁奇也不惊讶,道:“那种下三滥的帮派,早就该覆灭了。”
 
    老太爷微微摇头:“你灭不了,野草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宁奇冷笑:“那我就等我有能力的时候,把火也一起灭了!”
 
    老太爷感受到他语气中的强烈杀意,在欣慰之余,不免有些担心起来,宁奇的行事风格很对他的胃口,这半年来的一举一动,都让他颇为满意,只可惜他对宁府的仇怨比较深,没有强烈的家族认同感。
 
    杀心又重,日后难免惹到大敌,想到此处,老太爷决定这次丐帮背后的皇甫飞就让宁奇自己解决,若是死在皇甫飞手中,是他实力不济,若是连皇甫飞都奈何不了他,那他也没必要担心宁奇了。
 
    “这样吧,让小三去你那边住一阵子。”
 
    老太爷笑道。
 
    在他身后,站着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侍卫,宁奇知道他,宁府的人都称他为三爷,此三爷非彼三爷,他不是老太爷的三子,而是当初老太爷年轻时候手下的一名侍卫头子。
 
    老太爷退位后,他也把位子让了出去,终日跟在老太爷身边,端茶递水。
 
    但其实,他是一名斗王!三星斗王!
 
    这样的人物,却甘为人下,不仅见证了他的忠心,也让人看到老太爷是如何懂得收买人心。
 
    宁奇微微一笑:“有三爷坐镇,我是放心了。”
 
    …………
 
    宁奇和宁三一起走出侯府的时候,这一幕被许多人看见了,丫鬟小媛因为跟宁龙私通的事情败露,被打了二十大板,屁股都打烂了,在看见这一幕后,一瘸一拐的跑去给南宫玉儿报信。
 
    “什么!宁三爷跟宁奇那野种在一起?出了侯府?老太爷到底在想什么!!!”
 
    南宫玉儿收到这个消息,瞬间炸起。
 
    小媛低声道:“我看啊,老太爷是想让那个野种当下一任的冠军侯!”
 
    南宫玉儿冷笑一声:“哼,真以为我南宫家没人么,老太爷,我看你扶不扶得起这个野种,小媛,去南宫家跑一趟,请我大哥来此叙事。”
 
    小媛点头道:“奴婢这就去。”
 
    当她走到一半的时候,南宫玉儿又改变了主意。
 
    “等等!回来!还是本夫人亲自去一趟好了!”
 
 第三十九章 皇甫绝杀
 
    南宫家,跟冠军侯府同属京城二流势力,最强者是现任家主年约六十余岁的南宫霸天,巅峰斗王,距离斗皇也只差半步了,只要南宫霸天能突破,那么南宫家的势力超越冠军侯府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南宫霸天生有三子一女,这一女就是南宫玉儿。
 
    三子南宫朔资质极差,没有大用,至今还只是个斗师,二子南宫锋,在皇城里当禁军,已经是一星斗灵了。
 
    嫡子南宫启星是南宫家的下一任家主,巅峰斗灵!年龄与宁洪天相仿,小他几岁,随时都有机会突破到斗王。
 
    “妹妹,今天怎么有时间来看你大哥?”
 
    听到下人说南宫玉儿找他,南宫启星便从闭关中醒来,大步走到前厅,看见南宫玉儿后,大笑道。
 
    南宫玉儿眉头紧皱,南宫启星见状,便沉声道:“可是炎儿出了什么事?”
 
    南宫玉儿叹了口气:“如今宁奇得了屠龙斗师的称号,越发的猖狂,我看下任冠军侯,很可能会被老太爷指给他!”
 
    南宫启星猛的一拍桌子,横眉瞪眼道:“怎么可能!宁炎才是嫡长子,他一个野种算什么!”
 
    南宫玉儿冷笑道:“这个野种从刚生下来,老太爷就向着他,这老眼昏花的老东西,大哥,我要那个野种悄无声息的死掉,谁都捉不到把柄的那种!”
 
    “要他死么?还不简单。”南宫启星冷笑道:“血杀宗只要有钱,谁都杀,区区一个斗师,我花个十万两请个大斗师,不就行了。”
 
    南宫玉儿:“申屠风一击都杀不了此子,请个大斗师也未必稳妥。”
 
    南宫启星:“那请个斗灵。”
 
    南宫玉儿眼中闪过一丝狠毒:“要请,就请斗王!一劳永逸,不留后患!”
 
    “斗王!??”南宫启星脸上露出一丝不满之色:“一个斗师用的着斗王出手吗?妹妹,你可知道请一个血杀宗的斗王,需要多少金钱?”
 
    “我这里还有两万金票,是我这些年省吃俭用存下的,都给大哥。”
 
    南宫玉儿掏出二十张金票递给南宫启星。
 
    “既然如此,不够的钱大哥就帮你凑了,只不过这件事从今天之后,你我不要再提起,免得隔墙有耳。”
 
    南宫启星收下金票,点点头。